贫困村来了 “幸福水” 纳雍县左鸠戛乡跨乡引水解群众“吃水难”

2019年06月12日12:12  来源:人民网滚动
 
      5月16日,随着清晨的第一缕阳光自天边洒下,纳雍县左鸠戛乡坡其村周遭的一切开始明朗起来,绿树、屋檐、炊烟和早起的人们,渐次浮现在眼前,一派生机盎然。
 
      村口,一座新修的蓄水池旁,几个年轻人已开始挥锄扬铲,争分夺秒抢抓项目收尾工作。圆柱形、土石结构、高大气派的蓄水池,坐落在坡其村的制高点条子场组,更加显示出其重要性——作为左鸠戛乡跨乡引水工程的重要项目之一,这座容量达100立方米的蓄水池,将成为坡其村3000余名群众最大的给水点。它的完工,也预示着坡其村告别“吃水难”的日子越来越近了。
 
      坡其村,是左鸠戛乡地势最高的深度贫困村寨,平均海拔2000余米,辖14个村民组617户3083名群众,距离乡政府所在地8.6公里。
 
      不枉坡其村名字里有个“坡”字,这里确实山高坡陡、谷深峡长。整个村子难寻一片像样的平地,即便在同一个村民组,要从一户人家走到另一户人家,也要爬坡上坎大费周折。
 
      水往低处流,坡其村天生不是纳水之所,这样的地形让村民吃尽了缺水的苦头。因无固定水源,村民生活用水只得依靠“望天水”——每家每户的屋檐下都修有一个大大的水窖,用于收集、储备雨季从房檐和山坡上流下的雨水,以解决一年四季缺水的窘迫。
 
      一个雨季积攒的水要用上一年,雨水变成了泥水,泥水变成了臭水。但就是这样的“臭水”,村民也视若珍宝,极尽节约。在少雨季节,村民甚至不敢轻易洗一次衣服、洗一次澡,平日里也会将洗菜水用来洗脸,洗脸水用来洗脚,洗脚水用来喂牲口……即便如此节省,仍免不了会遇上干旱之年连雨水都吃不上的时候。这时,村民只能起早贪黑,跋涉几公里甚至几十公里,到隔壁的猪场乡、锅圈岩乡等水源充足的地方背水吃。
 
      土生土长的坡其村人陈国珍便是从小在背水队伍中长大的。“我十多岁时就跟着长辈们到处背水,先前是去几公里外的山洼里背,那里有一口山泉水,但水量很小,去得早的人还能‘抢’到几桶干净水,去得晚的就只能舀到几瓢泥汤。后来,背水的人越来越多,这口泉也被吃干了,大家只能去更远的地方背水吃……”
 
      多年来,当地政府曾想尽办法,遍寻水源,勘探钻井,但均以失败告终。在当地水资源分布图上,坡其村早已被画上了大大的“红圈”。
 
      好在,这样的窘境即将被打破。2018年,左鸠戛乡抢抓国家实施农村饮水安全工程建设的有利契机,积极争取各级项目资金支持,决定采用最有效、最彻底的办法解决群众吃水难题:跨乡引水,借“远水”以解“近渴”。
 
      后左鸠戛乡邀请水利专家经过反复勘测,终于在距离坡其村14公里外的勺窝镇巴雍村杜家箐找到了合适的水源。从杜家箐到坡其村,需跨越勺窝镇、猪场乡多个村寨,翻过多重深山幽谷。其工程量之大,可想而知。
 
     2018年12月,这项工程正式启动。为了工程早日竣工,施工人员每天奋战在海拔2000多米的高山深谷间。
 
      “由于输水线路山高坡陡,沉重的输水管道无法用车辆运载,全靠人背肩扛;土薄石厚的山体无法使用挖掘设备,全凭锹铲锄刨……”说起跨乡引水的艰难,左鸠戛乡科技副乡长曾佳令由衷地感叹。尽管如此,引水工程仍如期推进,经过干部群众数月的艰苦奋战,最终屡破壁垒,啃下了引水工程中的无数“硬骨头”。据介绍,目前已完成3.8万米输水管道铺设,建成20立方米蓄水池4个、100立方米蓄水池1个、2立方米取水池4个。整个工程已完成投资367.92万元,工程进度已超过90%,预计于今年6月底全部完工投入使用。
 
      眼看翻山越岭而来的清泉水就要流到家门口,村民们盼水的心情愈发急切。
 
      63岁的村民耿孝全最近总忍不住向村干部打听通水的日期,一有空就跑去施工工地看管道铺到哪里了、什么时候才能铺到自家门口。“吃了几十年的‘望天水’,哪个会想到我们这些山旮旯头的人家能吃上自来水?”
 
      “跨乡引水让干渴了百年的偏远山村如逢甘露,对于坡其村的群众来说,政府给他们引来的是造福一方的‘幸福水’!”这几日,坡其村党支部书记朱珍友挨家挨户普及自来水使用方法和管网设施维护常识,逢人便说自来水如何干净、便捷,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在这片偏远的大山深处,一泓甘甜的“幸福水”,正朝着最需要它的地方缓缓流淌……
(责编:庄严、林森)

推荐阅读